<address id="ztvfl"></address>
<noframes id="ztvfl"><listing id="ztvfl"><listing id="ztvfl"></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ztvfl"></address>
    <noframes id="ztvfl">

    <noframes id="ztvfl">

    <address id="ztvfl"></address>

    臺灣養老健康產業發展及兩岸合作模式初探

    2017年05月23日來源:中智科博
      臺灣地區早在1993年即已進入老齡化社會,目前總人口2336萬人,65歲以上老年人口260萬人,占總人口數的比率為11.53%,年增速0.4%。經過30多年的發展,目前已在養老、安老、助老等方面積累了豐富經驗,構建起較為成熟和完備的制度模式。臺灣與大陸同文同種,兩文化傳統、社會風俗、養老訴求等方面具有高度一致性。2014年1月24日,中央對臺工作會議指出:“要加強兩岸經濟合作總體設計,擴大兩岸產業合作、創新合作及現代服務業合作?!币虼?,學習和借鑒臺灣地區現代服務業中養老健康產業發展的先進經驗,推動兩岸養老健康產業合作,對探索大陸養老健康產業發展道路具有不可替代的啟示作用,對推進兩岸經濟與社會融合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臺灣地區養老健康產業發展背景

      臺灣地區養老健康產業發展的最主要的動力來自臺灣人口平均壽命的增加。據臺灣“內政部”統計,1990年臺灣人口平均壽命為74歲,2012年則增至79歲,22年間平均壽命增加了5歲。同期中國大陸人口平均壽命增加了6歲,美國增加了4歲,而日本增加了5歲。平均壽命的增加表明退休后可消費的時間增加了,這對于養老相關產業而言是一大利好因素,意味著可催生更多的養老相關需求。實際上,臺灣當局養老政策早在1980年代就已出臺,鼓勵民間設立養老健康機構,而后又通過健康保險手段與社會福利方式部分補償養老健康的支出。在相關需求的帶動與當局政策的支持下,臺灣的養老健康產業于1980年代便開始起步成長。

      受近年來島內經濟發展滯緩與男女平權等社會潮流的影響,臺灣兩性晚婚或不婚成為趨勢,導致臺灣的生育率逐年下降,預估至2022年以后臺灣人口將呈現負增長,再加上平均壽命的不斷提高,使得老年人口比重逐年提高。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定義,65歲以上老年人口比率超過7%的社會即被稱為高齡化社會(aging society)、達14%的則被稱為高齡社會(aged society)、達20%的則被稱為超高齡社會(hyper-aged society )。臺灣地區是在1993年9月邁入高齡化社會。預計至2018年,臺灣地區65歲以上老年人口比率將超過14%,正式步入高齡社會;至2025年,臺灣地區的老年人口將占總人口的五分之一,由此跨入超高齡社會。

      老齡化趨勢加速及家庭規模的縮小,帶動了臺灣民間機構式與居家式養老服務快速發展,也倒逼臺灣當局加快建立針對社會老人群體的養老健康服務體系。

      由于島內人口老化問題將在2018年后進一步加劇,臺灣勞動人口(15~64歲)需要扶養的老年(65歲以上)與幼年(14歲以下)人口將大幅增加,每百名勞動人口所需撫養的人(扶養比),將由2011年的35.1%飆升至2060年的97.1%,相當于每個勞動人口幾乎要撫養另外一個老幼人口。這將對整體臺灣社會造成極大負擔。

      目前臺灣當局為補償家庭的養老支出以減輕相關負擔, 將部分支付項目納入全民健康保險體系與社會補助體系之中。全民健康保險的部分因采取全民納保統一支付,故標準適用于全臺灣;而社會補助的部分則略有差異,主要由各縣市依當地需要與財政承擔能力而定。但由于近幾年臺灣人口快速老化,再加上勞動人口呈現持續減少的趨勢與政府推動相關減稅政策,臺灣稅收收入自2000年達到1.8萬億元新臺幣(折合人民幣約3750億元)峰值之后,便呈現下降趨勢。養老健康長期增加的支出勢必對臺灣現有的財政造成很大負擔,因此臺灣當局便開始著手規劃“長期照護保險”制度,以減輕現有財政的負擔。臺灣“長期照護服務法”擬于2015年通過、2016年實施,預計將涵蓋臺灣所有需要被長期照護者,并明確養老照護費用的90%由長期照護保險支付。

      二、臺灣地區養老健康產業發展沿革

      依臺灣“行政院衛生署”于1995年發表的《長期照護需求與服務條件之政策分析》報告,臺灣養老健康產業發展歷程被分為四個階段,分別是1985前的“混沌期”、1986~1990年的“萌芽期”、1991~1993年的“發展期”與1994年以后的“建立期”。臺灣“內政部”于2006年委托的研究報告《長期照顧法令制度的規劃研究》,又將“建立期”細分為“制度建構期”(1994~1997年)與“快速發展期”(1998~2006年)和“成熟期”(2007年至今)。綜上,臺灣養老健康產業的發展歷程主要分為以下六個階段:

      —— —混沌期(1985年之前):市場中已出現零星需求及少量供給,但養老健康作為“產業”的概念尚未形成。

      —— —萌芽期(1986~1990年):以老人慢性病防治為切入點的相關政策陸續出臺,養老健康作為“產業”的概念開始形成。

      —— —發展期(1991~1993年):“護理人員法”“就業服務法”等法規陸續頒布,養老健康機構及從業者的合法地位得以確認。

      —— —制度建構期(1994~1997年):醫療政策重心由急性治療轉向復健與長期照護,“全民健康保險”體系初步建立,對養老健康產業的服務范圍與服務質量提出新的要求。

      —— —快速發展期(1998~2006年):長期照護機構補貼政策出臺,部分養老機構暴露出的安全問題促使當局建立對養老健康機構的監督評價體系。

      —— —成熟期(2007年至今):養老健康產業內部整合,機構床位數增速減緩;“長期照顧十年計劃”“長期照護服務法”“長期照護保險法”等重大產業規范政策法規出臺或醞釀出臺,居家式與社區式服務獲鼓勵支持,產業發展更趨多元化。

      三、臺灣地區養老健康產業的服務模式

      養老健康產業的服務模式主要分為機構式、社區式與居家式三種基本類型。臺灣最早開展且蔚為主流的是機構式服務,居家式、社區式服務次之。近年來,臺灣當局不斷完善法令法規,明確了既有養老照護機構的法源依據及監管體制,對養老行業的準入、硬件標準、人員素質、收費標準、政策補貼、機構評鑒等均有嚴密且詳細的規范。行之有效的嚴格監管與以民營為主的市場化經營,使目前臺灣養老健康產業已培育發展了護理之家、長期照護機構、養護機構、贍養機構、老人公寓等多類型機構,為能自理、亞健康、不能自理、具精神癥狀等健康程度有別的老人提供差異化服務。

      總體而言,較之其他模式,臺灣養老產業的機構式服務較為成熟,多數養老機構在服務品質、成本結構、獲利水平等方面漸趨一致。

      目前,機構式服務的產能(床位)進入整并階段,有數家業者不斷并購并規劃上市,形成“體制—服務—監管—運營—獲利”的正向循環。目前臺灣當局正積極引導發展居家式與社區式服務。居家式服務是指將服務直接遞送至被照顧者家里,主要包括外籍幫傭服務(目前臺灣來自印度尼西亞的外籍幫傭 和非營利的社會福利團體服務 居家式服務在當局政策的正向激勵下 目前呈現快速增長趨勢 但由于印度尼西亞政府已宣告 年起不再對外輸出勞務 臺灣養老產業將面臨照護人力嚴重匱乏的問題 因此可預見機構式服務需求將出現大幅 替代性 增長 社區式服務則包括日間照護與日間托老服務目前在臺灣尚處于起步階段 暫未形成明確的可持續經營模式 臺灣當局仍試圖通過補助吸引更多業者投入社區式服務 整體而言 臺灣機構式養老業者有逐步涉足居家式與小區式服務的跡象 以擴大客戶基礎及收益來源 逐漸打造以機構式服務的規模經濟支撐居家式及小區式服務的產業特色。

      臺灣當局于2007年推出“長期照顧十年計劃”,其基本精神是“建構完整的長期照顧體系,保障身心功能障礙者能獲得適切的服務,增進獨立生活能力,以維持尊嚴與自主”;并擬配套出臺“長期照護服務法”,推出全民納保的“長期照護保險”制度。除了專業化經營的民營養老機構,臺灣尚有許多依托于宗教的醫療機構或非營利機構也涉足養老產業,如基督教長老教會的雙連贍養中心、天主教體系的耕莘文教醫院、專門照護失智老人的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等。

      有別于當前大陸市場上各類業者投入養老地產、優先爭取 為健康老人提供高端服務的發展盛況,臺灣反而將不能自理的老人之長期照護服務,作為養老健康產業的服務主流以及重要發展基礎。兩岸人口結構演變歷程接近,所遭遇的問題相似,臺灣機構式養老服務的成功主要源自監管評鑒體制、政策補貼機制、市場化經營等要素的有機整合,其中的經驗做法值得大陸研究與借鑒。

      四、兩岸養老健康產業現有合作模式

      目前,臺灣養老產業的機構式服務模式趨于成熟,而大陸養老產業的機構式服務仍主要依靠各級政府的財政補貼,大多數民營養老機構處于虧損狀態,服務人員資質參差不齊,難以實現可持續發展。因此,目前兩岸養老健康產業的合作主要是以大陸學習借鑒臺灣經驗為主,經初步統計,已有數家臺灣養老機構前往或計劃前往大陸進行投資,兩岸主要合作模式如下:

     ?。ㄒ唬┹敵龉芾韴F隊。一般為臺灣養老機構與大陸地產商合作經營,臺灣方面不參與投資,僅派出管理團隊負責專業化管理。如臺灣上市公司敏盛醫院在臺灣投資建有護理之家與養護中心等健康養老機構,擁有較強的管理實力;2013年,敏盛醫院與大陸卓達集團合作,卓達集團在天津開發建設中國養老示范社區—— —卓達太陽城,其中養老護理中心交由敏盛醫院專業團隊進行管理,導入臺灣完善的長期照護制度,并聯合培訓專業優質服務團隊。

     ?。ǘ?)實行官辦民營 是指將公辦養老服務機構的經營權以承包 租賃 委托經營 合資 參股等方式轉讓給企業 社會組織等社會經營者 如臺灣某財團法人為臺灣大型官辦民營養老機構 組織性質為非營利機構 在全臺灣擁有 個床位 同時以社區為單位 提供社區式服務 目前其經營已實現自負盈虧 并計劃赴大陸投資發展 預計其與大陸有關方面合作的主要模式 是由大陸地方政府建設相應的養老機構設施 該財團法人負責經營管理 并投入一定的經營資金 財政無需進行補貼

     ?。ㄈ?)直接投資建造 即臺灣相關業者直接在大陸投資建立相應的健康養老機構 如臺灣某大型民營養老機構在全臺擁有超過 個床位 其擬在大陸推出可復制的養老服務體系 養老服務園區 涵蓋2400個床位 其中包括1間康復醫院 2間護理院2間贍養院5間老齡住宅 可照護1200位失能老人1000位健康老人 并服務每月7000人次的慢性病患者 同時還配套提供抗衰老中心 康復治療 血液透析等附加服務。

     ?。ㄋ模┕步B老園區。如臺灣秀傳醫療集團自1970年代發展至今,擁有10余家醫院 總床位逾2500個,為臺灣最大的民營醫療機構之一。2013年12月25日,臺灣秀傳醫院 建大工業股份有限公司與大陸昆山開發區簽訂投資協議書 成立昆山建大秀傳醫院 三方將合作在昆山建設建大秀傳國際醫療健康城 該園區將復制臺灣彰濱秀傳健康園區飯店式醫院管理經驗 規劃建設醫療園區 養生園區 文化教育園區和健康產業園區等子園區。

      五 深化兩岸養老健康產業合作的建議

     ?。ㄒ唬┰趦砂督洕献魑瘑T會下增設養老健康產業合作工作小組,由兩岸官方直接協商推動,建立兩岸養老健康產業合作平臺與協商機制 健康養老是勞力密集型行業,兩岸同樣面臨著護理 照護及管理人才缺乏的問題,尤以臺灣為甚。為此要充分借助現有兩岸高端溝通平臺 增設養老健康議題及相關產業合作工作小組,加快兩岸養老產業資源整合,避免諸如養老地產化等政策偏頗。

     ?。ǘ┮龑н\作成熟的臺灣養老機構來大陸發展, 推動“兩岸養老健康示范園區”試點。要通過引導具有成熟商業模式的臺灣業者來大陸發展,協調大陸地方政府及配套金融資源予以支持,有效移植臺灣業者在醫 護 養等方面的管理經驗,提升大陸養老健康產業發展水平。

     ?。ㄈ?適時組建“兩岸養老產業合作基金”促進兩岸養老技術合作、管理模式移植、合作效益擴散、而培植國有專業養老企業。在臺灣,養老產業是收益較為固定(凈利潤率約10%)且需較長時間培育的行業。故建議大陸方面推動設立由兩岸金融資本和產業資本共同出資的“兩岸養老產業合作基金”,支持技術合作、人才培訓、管理模式移植、示范園區建設等短期內不易創收的基礎性產業活動,為深化兩岸養老健康產業合作創造條件。

    一级一片男女高潮,俄罗斯18极品一级裸交,最新无码不卡一区二区三区
    <address id="ztvfl"></address>
    <noframes id="ztvfl"><listing id="ztvfl"><listing id="ztvfl"></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ztvfl"></address>
      <noframes id="ztvfl">

      <noframes id="ztvfl">

      <address id="ztvfl"></address>